宋梧

康康孩子的文吧求求了www

镇魂曲(一)

愚者赐死,弱者降罚,强者施爱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题记




 夏油杰第一次见到浅羽司月是在一次任务中。

  彼时的他入学高专还不足三个月。

  已经是挚友的五条悟被高层派到了北海道去做任务,而他,则是被留在了东京,去解决一个特级假想咒灵——裂口女。

  同时,因为一些他隐隐约约能猜到的理由,这次任务还有另一个执行者,一个叫浅羽司月的世家子弟,准确来说,是一位世家小姐——夏油杰听五条悟说的。

  “浅羽司月?啧,一个麻烦的女人罢了。”五条悟如此评价道。

  顶着两个硕大黑眼圈的夏油杰叼着一根燃起火星的烟,双臂搭在栏杆上,颇有些百无聊赖的侧目看向道路的一头。

  最近咒灵的数量和活跃度都较往年多了起来,他已经两天没好好休息过了,但是因为要替硝子带几包烟,他还是早出发了一点,没想到预估的时间出现了一点差错,此时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十分钟。

  夏油杰轻叹一声,揉了揉头发。

  就在他考虑要不要去路边的二十四小时便利店再买点东西的时候,一辆黑色的加长豪华轿车自身后驶来,停在了离他不足五米远的地方。

  副驾驶的车门打开,一位戴着眼镜的黑发青年从车上下来,夏油杰停下脚步,看着青年推了推眼镜,向他点头致意了一下,才走到后门处,打开车门,恭恭敬敬的迎下车里的人。

  无聊的做派——夏油杰略显敷衍的回以致意,转头打了个哈欠,狭长的狐狸眼几乎眯成一条缝。

   待他再转回头时,看见了一双木屐。

   视线从雪白的长袜向上延伸,便落在了那横跨整个衣踞的“绘羽”之上。

   咒术师的五感极佳,夏油杰甚至可以看清衣摆上用金银线勾勒出来的蝴蝶,栩栩如生,振翅欲飞。

   目光再度上移,便被其上缀着的家纹吸引住了。

   夏油杰从那雀羽状的家纹中辨认出“浅羽”的姓氏,微微挑了挑眉。

   这还是夏油杰第一次在现实生活中看到穿“访问着”这样正式的礼服的人。

   借着路边的灯光,夏油杰看清了从车上走下来的那位姬发少女,容貌昳丽,神色却冰冷,莫名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。

   联想到她的名字,夏油杰有一瞬间竟然感觉自己看到了传说中的辉夜姬。

    这姑娘不像是来祓除咒灵,倒像是来参加宴会的。

   据说还是个辅助系的。

 “啧。”夏油杰几乎无声的轻啧了一下,仿佛已经可以预见自己待会儿的工作量了。

   但他还是收敛好自身的情绪,挂上几乎刻在骨子里的笑容走上前去。

   出乎他意料的是,这位大小姐比想象中的好相处多了。

   尤其是那张清雅美丽的面庞上冰雪消融,露出微笑时,堪称温和。

   “夏油桑,初次见面,请多关照。”

   “浅羽小姐,”夏油杰也抬手打了个招呼,并出声示意她不必这么客气。

   浅羽司月只是笑笑。

   “少主,”一旁的黑发青年上前,向两人详细说明任务。

   夏油杰一边听着比他这边详细很多的任务介绍,一边分出小部分注意思索着青年对浅羽司月的称呼。

   少主……吗?

   少年那双狭长的紫色瞳眸里闪过一缕暗芒,随即恢复成那副好好先生的模样。

   少主又如何呢?

   辅助系还是太弱了。

   不过,她死掉会很麻烦吧。

   那么,他会保护好这个柔弱的姑娘的。

   毕竟,保护弱者是我的责任嘛,他想。












P.S.司月是自设妹妹,妈咪们喜欢的话可以直接代入鸭 

P.S.S.文笔小学鸡,超级新手,因为太喜欢杰哥所以火速摸了(噢耶✌️:)         本人玻璃心,不喜勿喷,谢谢美女们www